1990年世界杯B组篇又见上帝之手与黑哨戈耶切亚临危受命

首轮0:1爆冷输给了喀麦隆,让卫冕冠军阿根廷的出线形势变得严峻。他们小组赛第二轮的对手是同样首轮输球的苏联队,这场比赛两队都输不起,输就意味着基本出局。但这场比赛阿根廷也有个好消息,他们将在那不勒斯的圣保罗球场迎战苏联队。马拉多纳可是这里的国王,阿根廷在这里等于主场作战。

比赛于1990年6月13日上演,主裁判是来自瑞典的埃里克-弗里德里克松。对于这个家伙,苏联队估计是恨得咬牙切齿,四年前的世界杯,正是他选择性失明,让苏联人含恨出局。此番再次执法苏联队的比赛,此君不知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在这场谁也输不起的比赛中,阿根廷却在比赛开始阶段遭遇噩耗。比赛第8分钟左右,面对苏联队的进攻,阿根廷门将蓬皮多出击失误,与队友胡利奥·奥拉蒂科切亚相撞。这一撞着实不轻,蓬皮多痛苦地倒在地上,一直无法起身。在队医检查后确认他无法再继续比赛,阿根廷必须换人,蓬皮多赛后被确诊右腿胫骨和腓骨骨折,提前告别了世界杯。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伤病,阿根廷有些傻眼了。本来比拉尔多为了这次世界杯,征召了三名门将,除了主力蓬皮多,还有替补门将伊斯拉斯以及三门戈耶切亚。结果世界杯开打前夕,伊斯拉斯不甘心当替补门将,最终退出了球队,所以戈耶切亚成为了第一替补。但戈耶切亚此时长期缺乏比赛,世界杯前一年,效力哥伦比亚波哥大百万富翁队的戈耶切亚先是因为薪水问题和伤病,缺席了半年比赛,好不容易复出了,哥伦比亚联赛因为一名裁判被杀,停摆了。所以此时的戈耶切亚状态可想而知,但此时没有其他选择,戈耶切亚也只能上阵了。

这一变故差点改写场上局势,戈耶切亚上场后不久,苏联队连续获得角球机会。在苏联队一次左侧角球进攻中,库兹涅佐夫前点的头球射门直奔阿根廷大门而去。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个阿根廷球员用手将球挡了出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马拉多纳。苏联球员立马示意手球了,但近在咫尺的弗里德里克松表示:“手球,不存在的。”阿根廷幸运的力保球门不失,试想要是换个公平的主裁,红点套餐是逃不掉的,阿根廷命运就不好说了。连续两场比赛遭遇黑哨,苏联人也是没谁了。

大难不死的阿根廷人在比赛第27分钟取得了领先。马拉多纳开出的角球被解围后,奥拉蒂科切亚禁区外拿球后挑球过掉防守球员,然后在底线处传中,禁区内的特罗格里奥高高跃起头球破门得分,场上比分变成了1:0。阿根廷也以1:0领先结束半场比赛。

下半场比赛开始仅三分钟,苏联队再遭打击。面对卡尼吉亚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苏联球员别索诺夫只能通过犯规将其阻拦,然后弗里德里克松给了他一张红宝石卡,苏联队少一人作战。

比赛第79分钟时,阿根廷再次发起进攻,特罗格里奥被苏联球员绊倒,主裁判没有表示,库兹涅佐夫得球后随意的选择向本方禁区回传。结果这球竟然鬼使神差地来到了布鲁查加脚下,布鲁查加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比分变成了2:0。此时的苏联人再也无力回天,最终0:2输掉了这场比赛。

Author: kaiyun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